王天的教学催眠

我叫王天,是一个小学5年级学生。我妈妈孟菲菲是一个大公司的经理,高级白领,父亲王勐则是一个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爸爸妈妈都挣很多钱,我在班里成绩也不错,我们一家子过得很幸福,并且我们与其他亲戚的关系也很好,时不时的都要来回走动。

因为爸爸妈妈是上大学认识的,当时爸爸是生物科学系的系草,妈妈是管理系的系花,两个人一开始就被认为是天作之合,后来毕业以后见了家长也是很早就结了婚。

我妈妈今年35岁,但是一直用着各种保养的东西还有爸爸的科学院研究出来的高级货,还要经常运动和做SPA、美容什么的,所以看起来就像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但是又有着雍容的母性光辉。

因为这美貌和气质还有不俗的身材,妈妈一开始还老是被新单位的同事表白,后来大家知道她结婚了才悻悻离去,据说公司里不少人把妈妈当做是心中的女神呢。

別看我才上小学,我可是什么都懂的,现在网路这么发达,班里面到处都是老司机,还有几个漂亮的女同学,老是来找我要点钱买零食什么的,买完以后让我亲亲抱抱,所以在大人看来很神秘的那些事,在我看来也已经不再神秘。

因为这个,我还有一次差点被漂亮班主任发现我跟小萱亲亲。这些不太重要,暂且按下不表。

因为我马上要6年级了,想要去一个好一点的初中,毕竟初中的美女品质一般还不错,毕竟智商高的基因有很大程度也带有美丽基因,我把这个想法跟妈妈说了,妈妈和爸爸徵求了一下意见,说要给我找一个家教,我想了想也同意了。

妈妈就先从他们单位的大学生里面,找了一个土土的叫张根的来给我补课,据说他大学学习还不错,来了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比较勤勉上进。

但是后来他来的时候,看见妈妈穿半透明睡衣的样子都呆住了,虽然妈妈穿了同色的内衣,但是他还是呆了好几次,还不小心把水洒到了妈妈的身上,虽然沒有走光,但是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也还能展现出妈妈美好的身材,特別是E杯的大胸。

后来我看见他下面裤子起来好大一块,尖头居然还湿了,虽然看起来有20几公分的样子,但是我不是很喜欢他,屌大又不是一切,虽然爸爸才10釐米左右,但是还不是有了幸福的家庭。你一个小家教居然对我妈妈有淫秽的想法,还是回去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但是妈妈虽然看到了,也沒说什么,只是有意的在饭桌上敲打了他一下。但是补了几次课以后,我发现他越来越大胆,常常借着拿水的时候摸妈妈的手,休息的时候偷偷看妈妈的裙底,有一次我竟然看见他在上厕所的时候,偷偷从洗衣篮里面拿走了妈妈的蕾丝内裤。

晚上回来妈妈洗衣服的时候也发现了,所以跟爸爸说了一声,爸爸听见以后很客气的去了一趟公司,把张根叫出来敲打了一番,然后给他结了账。据说张根后来几天就请假沒来上班。

这样又过了几天,晚上,我和父母正在沙发上一边看着央视新的电视剧,一边吐槽,突然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爸爸让我去开门,我从沙发上跳起来,打开门一看,居然是张根。

以前沒有戴过眼镜的他,今天戴了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笑着看着我,摸了摸眼镜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放他进家了。

虽然我不太喜欢张根,但来即是客,总不能直接打发他离开,于是就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放到地上,沖着里屋喊,「爸妈,张根来了。」

张根笑了笑,脱下他那双又老又旧的运动鞋,露出已经发黄的白袜子,低头穿上了拖鞋。

我带着他来到客厅里,爸爸妈妈也不好意思直接把他请出去,爸爸就邀请他入座,妈妈转身去泡茶,我也不想看见他,就去了里屋,准备打会游戏。

我进屋的时候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看见张根摸了摸眼镜框,爸爸就好像木偶一样不发声的呆住了,我很疑惑,但也沒有多想,就回屋打游戏了。

一开始外面很安静都沒有什么声音,后来好像只有张根一个人在窃窃私语,然后爸爸和妈妈就很热情的招唿他喝茶聊起来了什么,然后他们就开始谈喝茶的配方什么的,说是喝红茶要加牛奶,再后来爸爸就一个人在说话,还有嘬冰棒的声音,什么「这是应该的」,「技术还不错吧」什么的,但是妈妈一直沒有说话,仔细听了听,听不清楚我也就沒有再管,只是好奇家里什么时候买了冰棒。

过了一会,妈妈很热情的拉着张根进了我的屋,嘴唇亮晶晶的,嘴角好像还有点白色的东西,看来他们刚才一定是往红茶里面加了牛奶,我记得家里面沒有牛奶了啊,刚才聊天的时候,妈妈还说要去超市买一些回来。算了,说不准是张根来家里的时候带的呢?

「妈妈,张根哥哥今天来是幹什么的啊!」我擡头问妈妈。

「张根哥哥今天是来给你补课的。」妈妈满脸笑意,「他说感觉给你讲的东西还有好多他沒讲完,今天就来给你补上,下周也是。」

「不是上完了么。」我连忙说,其实很想拒绝。

「乖,好好上课,我去给你俩准备水和吃的。」说完妈妈转身带上门出去了。

「那张老师你坐吧。」我不情愿的说。

「看着我的眼睛。」张根突然说。我下意识的擡头,只看见一幅金色镜框,然后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不论看见什么都是正常的,是常识。」

「张根说的一切都是对的,都要听。」

……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妈妈已经端着果汁和小吃进来了。

「来吃点喝点东西吧。」

张根看着端着餐盘的娇艳的妈妈,一脸淫笑,「孟姐,我做家教需要喝一些水来润润喉咙啊。」

「这不是给你拿来了吗?」妈妈放下盘子。

「这个不行,毕竟这只是普通的水。我当老师,不停地说话,损失最多的是唾液,光补水哪够啊?」张根看着妈妈的红唇笑着说。

妈妈一脸的纠结,「这个……那要怎么办才行啊?」

「如果孟姐你跟我舌吻的话就行,毕竟这样的话,我就能从你那里获得一部分唾液,这样就可以很好的进行课程了。」

一听这么「简单」就能解决,妈妈笑着说:「那既然有解决办法就最好了。」然后一边说着一边低下身子跟张根亲吻起来。

妈妈的嘴巴被张根肥厚的舌头给撑开了,张根的舌头肆无忌惮的在妈妈的嘴里肆虐,吸吮着妈妈的丁香小舌,舔弄着她的牙齿,一边舌吻一边还肆无忌惮的摸着妈妈坚挺的胸和挺翘的屁股。

良久唇分,妈妈满脸红潮,用手刮掉下巴上的口水,「怎么样,小张,这样能进行课程了吗?」

「好多了,真是谢谢孟姐,但是又有了一个新的麻烦。」张根指了指他隆起的下体,「我不小心勃起了,这很容易让我分心啊,会造成家教品质下降的。」

妈妈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犹豫,但是听见「家教品质下降」这几个字就立马下定了决心,跪了下来,用手拉开拉鍊。

随着拉鍊拉开,一条已经有一些发黄的白色破内裤露了出来,一根铁棍似的黄黑色肉棒高高的顶了起来。黑紫色的大龟头夹在粉红色的包皮里,像一根铁棍顶着妈妈的下巴。

「啊,不管看几次都感觉好大,好粗。」妈妈发出一声惊叹。

「怎么,王哥的屌不如我吗?」张根一脸淫笑的问着妈妈。

「你刚问过怎么又问一遍?」妈妈沖他翻了个白眼,「你王哥的比你的差一截,大概小两圈,短一倍,行了吧!」

妈妈把张根的破内裤脱下来,一边沖着已经勃起的老二吹气一边说:「小张你放心上课,孟姐这就帮你解决。」

妈妈白玉般的手轻轻放在那根铁棍上,瞬间那跟铁棍更是大了三分,青筋暴露。妈妈握住那跟铁棍,一点点的把包皮往后褪去。

张根发出满足的喘息,自己深深渴望的人妻在她的儿子面前帮自己口交,让他感觉特別爽。

妈妈轻轻张开樱口,伸出粉嫩的小舌一点一点从上到下的天弄着肉棒 然后是两个蛋蛋,吸完两个蛋蛋以后开始一点一点的把龟头放进嘴里。

「嘶,孟姐,不管做几次都好舒服。」张根直接躺在了我的床上,也不教我课,任由妈妈舔弄他的肉棒。

过了20多分钟,张根受不了了,他坐起来,用双手抓住我妈妈的脑袋,用力的前后摆动着,也不管什么技巧,就是单纯的大力抽动,从第一下开始,就直接的插进了妈妈的喉咙,我亲眼看见妈妈的喉咙出现一个凸起,就像是长了一个喉结一样。

妈妈忍受着被一根又大又粗的肉棒抽插喉咙的痛苦,眼角隐约还有泪花,她只能轻轻的拍打着张根的屁股,希望他能够温柔点,但是张根丝毫沒有怜惜的心理,只是一味地大力抽动而且越来越快。

「唔,孟姐咽下去。」张根突然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用力把妈妈的脑袋按住,屁股一抖一抖的将他的精液射到我妈妈的嘴巴、喉咙、食道里。

妈妈的嘴巴则被他的肉棒卡住,只能不停地作着吞咽的动作,任由张根的精液无情的进入自己的胃里。

当张根从妈妈的喉咙拔出肉棒时,一条浓稠的不知道是精液还是什么的液体还依依不捨的连着妈妈的嘴,而妈妈则无力的趴在地上,痛苦的咳嗽着,时不时呕出一滩腥臭的白浊液体。

「孟姐的口舌功夫真是一流啊,不管来几次都感觉好爽。」张根一脸满足的站起来提起了裤子。

「那今天的课程就到这,下週末我再来,记得要好好复习啊。」张根提起裤子,恋恋不捨的揉了揉妈妈的乳房,又亲了妈妈一口。

「好的。」我一边应和一边吐槽,明明就一直要求妈妈做这做那,根本沒有好好教课。

「那孟姐、王哥,我先回去了,咱们有事电话联繫,王哥记得你答应我的东西啊。」张根一边开门一边回头跟爸爸妈妈说。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我回去跟研究院打声招唿就行了。」爸爸爽朗的笑着说。

看着张根下楼的背影,我还在想,爸爸跟他啥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第二周,週六。

今天一起床就看见妈妈做了四个人份的早点,我还很纳闷,后来等到我开门看见张根的笑容的时候,才想起来我还要补课,哎。

「爸,妈,张老师来了。」我一边开门一边沒好气的说。

「小张来啦,我去换个衣服,老王你去接一下。」听见妈妈回屋的窸窸窣窣声,爸爸出来了。

「小张来啦,来来来,吃早点了吗,不急不急,吃完把东西给你。」爸爸过来拍着张根的肩膀把他领到餐厅。

这时候妈妈也出来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妈妈竟然把上次去上海做得那件手工旗袍穿上了,整个人的美貌顿时上升了一个档次,高高的髮髻,美艳的脸庞,雪白的脖颈,木瓜大小的高耸的胸部,纤细的腰肢,走路时候隐隐约约漏出的白生生的大腿,感觉妈妈一下子回到了民国的画报上。

「看傻啦,快坐下吃饭吧。」妈妈风情摇曳的一笑。

我听见了张根咽口水的声音,一回头发现他的裤裆顶起来一大块,尖头已经有点湿痕了。

「孟姐你真漂亮。」张根你的口水都快要溢出来了。

然后大家入座,我看见张根一边坐一边手不老实的摸着妈妈的大腿,还慢慢的往里深入。

妈妈也不管他,只是静静的吃饭,但是脸变得越来越红,然后开始慢慢的抖动,张根的手上下摩擦的越来越快,妈妈实在忍不住了就开始呻吟。

爸爸一脸的无所谓,我知道他俩在幹啥,但是这是很正常的啊,所以就只低头慢慢吃饭。

张根一脸淫笑的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将妈妈抱到怀中,整张脸埋在胸口上高耸的双乳间,隔着旗袍就开始吸允起妈妈的巨乳。

「唔~嗯~唔~」上下两处要害同时被侵犯的妈妈发出一阵无意义的呻吟声,短短几分钟后娇躯就是一震,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从她的身下传来,绯红的脸上更是露出满足的神情。

「孟姐这么敏感啊,好像还能潮吹。」张根一脸惊讶的将头从妈妈的胸前挪开,刚刚从蜜穴中抽出还湿淋淋的右手被他塞进了妈妈的嘴中,手指来回拨弄着嘴里那湿滑的香舌。

一顿早餐就在这种奇怪的气氛里过去了。

吃完饭后,妈妈回房间收拾自己下身的狼藉,爸爸则拉着张根到客厅,把自己包里的东西拿出来给他。

「这是我们所最近研究出来的东西的附属品,你先试试,看看有沒有效。」爸爸从包里拿出来了一瓶子白色的胶囊,「这个东西能够将身体里水粘稠化,变成近乎于精液的样子然后从尿道排出,理论上来讲只要你不缺水,精液就可以一直射,而且并不损害肾功能。另外我还加了一些东西是强精固肾的你可以试试。」张根一脸高兴地把东西收下,还掏出来吃了一粒。

「走,咱们上课去,今天老师教你一点原本你以后一定用得到的东西。」张根笑着看着我。

难道我现在就用不到了吗……真是不懂他在说什么。

「张老师,今天学什么啊。」我掏出课本,坐在桌子前。

「不着急,等会你妈妈。」张根一边脱衣服一边盯着卧室的房门。

跟妈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还要脱衣服?

算了,等就等会吧。

过了沒有十分钟,妈妈穿着另一件旗袍出来了,但料子薄了不少,还是同样的髮型,好像还沒有穿内衣,胸前的两点清晰可见,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身体的轮廓和下面的一片黑森林,分叉好像也高了,几乎开到了腰上,能够轻松地看见浑圆的屁股,这已经不像是旗袍了,更像是情趣衣物。

张根眼前一亮,老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勃起,「孟姐你真漂亮,来拥抱一个。」然后就挺着他的大肉棒迎了上去。

妈妈闻言也张开双臂抱了过去,张根的肉棒就直直的插进了妈妈的大腿缝,两只手直接从开衩伸进去摸着妈妈的屁股和大腿,不时地还用中指插进妈妈的菊花,嘴巴还不停地跟妈妈舌吻。

啧啧的声音持续了好几分钟,我都要把一篇阅读读完了,他俩才停下接吻,妈妈脸红红的,一双大眼睛里面满是迷离,张根把肉棒从妈妈的大腿缝中间拔出来,上面黏煳煳的沾了一层亮晶晶的液体。

「诶呀,弄髒了,孟姐,能不能帮我清理一下啊。」张根一脸淫笑的坐在床上,妈妈一听,双腿跪在地上,解开旗袍的前襟,让自己饱满的胸部被张根盡收眼底,同时替张根解下他的运动裤。

等我做完一篇阅读题以后,张根正粗鲁的抓着妈妈的脑袋疯狂的前后摆动着,而妈妈则张大嘴巴,任由他那黝黑骯髒的肉棒进出自己的口腔,任由腥臭火热的大龟头野蛮的撞击自己的喉咙。

看着张根最后将妈妈的脑袋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胯部,屁股一抖一抖的颤抖着,同时全身轻轻震动,我知道此刻妈妈终于又将张根的肉棒从里到外清理干净了,只是应该过不了多久,新鲜的精液就又会充满两个卵蛋。

「啊,对,就是这样孟姐你技术真好。」张根舒服的呻吟道。

妈妈此刻正按照他的吩咐,用舌头轻轻顶开张根的马眼,用力吮吸着他尿道里残馀的精液。最后张开樱桃小嘴,让张根看着自己嘴里满满的黄白色黏稠液体,等他点头后才一口吞下。因为张根说这样会使他心情愉快,家教的品质也会上升。

我一看,今天的课估计是又上不了了,正要收拾作业去打电脑游戏。

「来来,咱们今天的课正式开始。」张根回身吃了一个胶囊,喝了一大杯水扭头沖着我说,「咱们今天讲性交体位。」

「性交体位?那是啥?」我一脸茫然。「你只需要看着记住就好,这都是你原本以后的人生里要用的到的东西。」张根一脸淫笑。

然后他转过身,跟妈妈说:「孟姐你把衣服脱了吧,咱俩坦诚相见。不然讲课效果不好,这可是关乎你儿子以后的幸福生活。」

妈妈一听,点了点头,解开扣子,把旗袍褪了下来,我看着妈妈和张根一起脱下衣服,露出她那完美成熟的身体,不禁奇怪的问道:「妈妈你为什么也要脱衣服啊?」

妈妈笑着说:「男女交合哪有不脱衣服的。」说完还弹了弹我的脑袋。

不得不说,虽然妈妈三十多岁了,可岁月丝毫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如白玉般洁白无瑕的身体,35E挺翘的乳房,红的发紫的乳头,纤细的腰肢下是整齐浓密的小丛林,肥厚饱满的阴阜隐约可见。修长而笔直的双腿肉感却又不胖,一双滑嫩的脚丫,再配上姣好的面容,简直就是天生的尤物。

张根挺着肉棒,站在一旁欣赏着妈妈的肉体。他整个人虽然又黑又瘦,倒是有几分肌肉,六块腹肌很是明显。虽然看着很瘦,他胯下的那条硬邦邦的肉棒,倒是令人意外的粗大,每一次看到都令人惊讶,估计和我小姨家的孩子的胳膊差不多粗长。

妈妈作为一个道具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等待着张根上课,而张根则趁机伸出他的双手,不停的玩弄着妈妈的乳房和阴阜,还不时地把中指插进去搅动一番。

「小张,不,不要这样,孟姐沒法保持不发出呻声音。」妈妈强忍着快感,说道。作为一个道具,是不能够在不被允许的情况下发出声音的。

张根停下了手,骑在妈妈的腰上,让妈妈的俏脸正对着那跟肉棒那如同鸡蛋大的龟头,挺了挺,示意妈妈进行接下来的动作。妈妈扶着那对饱满巨大的豪乳,用雪白的乳肉将张根的肉棒完全包裹挤压起来。然后微微擡头将龟头含进口中,然后开始揉动自己的巨乳,吮吸肉棒。

「小天啊,这就叫乳交,像你妈妈这样有大胸的女人不多,所以才能为你演示这种姿势。嘶,好爽,孟姐再快一点。」

我假装听懂的点点头。

张根爽了一会,就坐了起来,把妈妈的双腿摆成M形,用龟头抵住妈妈的桃源。

「孟姐,你今天是危险期吗?」张根正要插入,突然想起来什么,问。

「不是啊,啊,还要几天。」妈妈娇喘。

张根一听,扭头沖着我说:「这个课程最好是在排卵日和危险期比较好,等过几天到日子到了去你妈妈办公室我给你补课。」

办公室?为什么是办公室?我正在思考就听见妈妈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

只见张根把腰部往前一送,妈妈的下面面好像把张根的肉棒「吃」进去了一样。但是外面还剩下好长一截。张根貌似也停顿忍耐了一下,然后开始沒有技巧的大力抽动。

妈妈则忍不住开始低声呻吟着,张根那粗大的肉棒一进一出,带着小穴里的肉翻出来挤进去,张根慢慢深入,就感觉龟头正在狠狠的敲击着妈妈的子宫口,我都能听见在「啪叽」声里面很大的撞击声。随着每次撞击,子宫口那团嫩肉总会紧紧地包裹住张根的肉棒,亲吻着他的龟头,感觉露在外面的部分就会少一点点。

「好,好舒服啊,再快一点。」妈妈的不禁低声呻吟着。嫁给爸爸十几年的她好像第一次体验到这种小穴被填满的快感,她渐渐的把双腿盘在张根的腰部,在张根插进去的时候暗暗用力,好让他更加深入,同时妈妈主动献上自己的香舌,任由张根吸吮,亲吻。

张根的两个手也不老实,不停地揉弄妈妈巨大的奶子。两个人相互交换口水的滋滋声混合着交合部啪啪的声音,让我的肉棒也有了感觉但是却无法勃起。

随着次数的增多,张根的频率越来越快,妈妈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甚至出现了片刻的停顿,「慢,慢一点,孟姐,孟姐要不行了,唔!」

妈妈突然像是受到雷击一样,全身僵硬的弓起,双腿紧紧的把张根按进自己的体内,一股股腥臭的液体从他们两的黑白分明的交合处溢出来,然后整个人又无力的瘫软在床上,像动物世界里面发情当中的雌兽。

而张根此刻则像是这只雌兽的一切,擡起头忍耐了一下就继续耸动着下体,继续发出强烈的啪啪啪的声音,用他满是唾液的舌头舔弄着妈妈白皙的脸蛋,雪白的双乳,红紫的乳头,发出特別大的响声。而他的手则盡情的抚摸着妈妈的乳房和菊花。

慢慢的感受着妈妈子宫口逐渐下降,张根知道该是到时候了,于是他愈发的开始大力抽动,完全不讲技巧,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松软的宫颈。而妈妈早就已经浑身无力,只能接受着张根的蹂躏。

随着张根一下一下的耸动,我看见他在外面的一截越来越短,只听见「叭」的一声,那一截又进去一部分,虽然还有在外面的,但是已经很短了。妈妈发出一声哀鸣,两眼翻白,浑身抖动个不停,显然是又到了高潮,一股股的液体从妈妈的下面喷出来浸湿了我的床单。

「唿」张根长出一口气,静静的感受着妈妈娇嫩的子宫壁,感觉肉棒紧紧地顶在了一个屏障上,左右扭动身体还能感觉到有两个小孔。随便动一动,摩擦摩擦,都能听见妈妈的娇哼,还能看见小腹处凸起的肉棱。同时,在往出退的时候,他的龟头对于妈妈的子宫口而言太过巨大,所以死死的卡住妈妈的子宫口,也拔不出来了。

等到妈妈高潮结束,张根换了一个姿势,他躺着,妈妈坐了起来,挪动身体的过程中肉棒仍然紧紧地卡在子宫口,幸好还有一截在外面,妈妈才能自己翻动,不然就需要我的説明了。「这叫观音坐莲。」他扶着妈妈的大腿,向上耸着腰,继续用力的抽插着,像一台高效的播种机,啪啪啪撞击子宫壁的声音连绵不断,只不过抽插的幅度并不大,因为肉棒只能在子宫里面进出。

妈妈已经几乎脱力,但还是盡职盡责的耸着腰,偶尔会发出一声骄哼,可能是因为张根顶到了卵巢。

插了一会张根可能感觉不痛快,于是就把妈妈的大屁股高高的举起来,又重重的落下,每弄一次妈妈就大声的叫一次,喊着,「肚子要坏了,子宫要出来了。」到后来就已经像个肉娃娃一样摊在张根的身上,任由张根摆弄,只是不时的发出哼唧声。

张根也有点累,但是沒有射,歇了一会,喝了点水,把妈妈摆弄成趴在床上的姿势,两坨乳肉挤得很平,两条腿放在地上。「这叫老汉推车。」张根解释了一下,双手从底下托起来捏住妈妈的大奶子,开始向前耸动腰部。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张根的龟头还是卡在妈妈的子宫里,肉棒也沒有软下来的迹象。

妈妈就像一条母狗,挺着自己的大屁股,一对大奶子也在別的男人手里变幻出各种形状,香汗淋漓,髮髻也有点散开,几缕头髮粘在肩上,眼含春水,唾液也在嘴边拉出一条丝,说不出的诱人。

「孟姐,我,我要射了。」张根加快了撞击的速度。

「射吧,在孟姐的子宫里盡情的喷射出来。」妈妈虚弱的说道,高潮数次的她早就不能沒有力气去做些什么,只能像一个充气娃娃一样,接受来自肉棒的种子。

张根用盡最后一丝力气压住妈妈,露在外面的阴囊不停的颤抖着,将他积存了一周的年轻精子盡数排入这个人妻的子宫里。张根的龟头则死死的顶在妈妈子宫深处的输卵管上,一滩滩黄白色腥臭液体沾满妈妈的卵巢,输卵管,子宫。

妈妈则随着张根的每一次喷射都来了一次小高潮,头擡起,咬着嘴唇,喊着,「张根,快,快,你快把我操死了,啊,啊。」第一次被子宫中出的她,就被这种快感给完全征服了。

一发,两发,张根好像射出来了三十几发,等到这次持续了好几分钟的射精结束,张根的肉棒依然死死的顶在妈妈的子宫口,不让一丝精液流出来。

由于妈妈子宫里装满了自己淫水和张根的精子,导致她的肚子鼓了起来像是怀了几个月一样。

「真是一次完美的教学啊。」张根依然把肉棒卡在妈妈的子宫口,赞叹道,「孟姐的体位技术真是特別出色呢。」

「是,是吗?小天学到东西就好。」妈妈听到我说我听懂了,发自内心的笑了。

张根喝了一大口水说:「孟姐,小天这孩子悟性也高,挺聪明的,咱俩一会再演示几遍他估计就都能学会了,过几天你危险期我再补习他排卵中出,他就都学会了。」

「是吗,那就好。」妈妈听见有人夸自己的孩子,笑了笑,浑身散发出母性的光辉。

看着妈妈这个样子,张根眼睛都直了,忙喊着再来一次。

被教导的我只能在一旁看着妈妈被张根骑在身下宋东,在一阵啪啪的声音过后,是类似水枪射在墙上的啪叽声,那是张根的精液冲击在妈妈的子宫壁。

后来爸爸进屋来,让我早些睡,张根说还有东西沒教,于是爸爸就把家里的几个高清摄像机拿出来准备录下这些『教学资料』,然后我俩就听着妈妈的呻吟和张根的射精声睡着了,梦里似乎还听到那台摄像机沒电换电池的声音。

早上,当我起来的时候已是中午,爸爸早就去应酬了,而妈妈却出乎意外的还在床上睡着,她的菊花和张根的肉棒紧紧相连,与昨晚相比,不过只是肚子变成6个月大的样子。下体还插着一个大号的振动棒,虽然还是沒有张根的肉棒大,而且肚皮上还被人用签字笔写着『老汉推车达成』、『观音坐莲达成』、『菊花开发』这些字,并且还画了两个正,难道……昨晚妈妈跟张根性交了10次?我摇摇头不去想这些,打开冰箱找点面包吃。

过了一会,在客厅吃饭的我被屋里的呻吟声吸引了过去,只见妈妈正在用老汉推车的体位和张根交配着,菊花里插着大号的振动棒。

「妈妈,这个姿势我早就知道了啊。」我不高兴地说。现在,我对妈妈和张根的各种体位交尾早就习惯了。

「这,这是为了让你多多温习。」妈妈说道,「而且最后都要射到子宫和菊花里。」

但是,妈妈,你昨晚可是被内射了整整一个晚上,估计子宫和菊花里早就都是精液了吧,要是再这么射进去,子宫和大肠都要装不下了。

刚想着,妈妈就发出了高潮的呻吟,只见张根将半硬不软的肉棒拔出她阴道的瞬间,一股股浓稠腥臭的液体从妈妈的阴道口喷射而出,洒的满床都是那臭哄哄的味道,张根又把菊花例的振动棒拔出来,妈妈就已经沒力气再叫了,白花花的精液先是喷射,射的整个梳粧檯上都是,然后就是汩汩流出,后来张根摁一下肚子两个洞就往出涌精液,不过妈妈的肚子也从6个月大小慢慢变小减小到稍微有些凸起,看来是有一部分精液已经凝固在妈妈的子宫里了只能慢慢排出。

张根去厕所洗了把脸,用妈妈的蕾丝内衣擦了擦肉棒和大腿上粘着的精液,穿戴整齐,回到卧室揉了揉妈妈的奶子,跟妈妈吻別。

「明天该上班了,孟姐可一定要记得『办公室规则』哦,还有,记得危险期叫小天去办公室接受教学。」

被我扶起来,穿上睡衣的妈妈一边揉着小腹一边说:「知道的,你放心吧。我都记得的。」

我一听脸上就挂满了问好,办公室规则?那是什么?妈妈去送张根了,我还是好好学习吧,今天学的知识回去还要巩固一下,老汉推车,观音坐莲……

「小张你拜託我的事我会去办的,弄几个军方增强肌肉和增强柔韧性的的保产品出来还是很容易的,还有那个疼痛转化为快感我要好好研究一下。」我听见门外从应酬场合刚回来的爸爸依旧爽朗的笑着,丝毫不在意自己老婆曾经被搞了一天一宿的事实。

「那就谢谢王哥了,孟姐再见,王哥再见。」张根穿的松垮垮的站在我家门口。

「记得下周再来补课啊。」爸爸挽着真空穿睡衣的妈妈,一脸高兴的向张根告別。

「我知道啦,下次我来孟姐记得多买点好看性感的衣服,还有几节课要让你当教具呢。」张根也告別道。

后记:

后来几天每天妈妈上班都要打扮一番,衣服也穿得不一样,虽然都是OL套装但是却各有千秋,別有韵味。

晚上回家时候都是一脸疲惫,身上还带着一股精液的腥臭味。据说张根短短半个月,由于业绩出色,已经是公司的副总了,跟妈妈一个级別,两个人的办公室都挨着,好像还开了一个门。

公司的业绩也越来越好,新招的人也越来越多,而且前来应聘的人里面留下的大多数都是漂亮的,身材好的姑娘,业务能力虽然比较平庸,但是由于「张总」在前面盯着最后的结果也值得保证。

週五的时候我还请假去妈妈的办公室观看张根和妈妈的「排卵日中出教学」,也沒什么特別的,姿势还是翻来覆去那几个,只是那天妈妈特別主动,叫的特別大声,好像有无穷的经歷一样。很奇怪公司也沒有人管,或许是隔音特別好吧。

后来几周以后张根来我家给我补课的时候妈妈就有母乳了,好像我也要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dage.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